【MI5】【Ethan/Benji】段子/ All is well

Ethan和Ilsa在道别。

有那么一瞬间,Benji几乎以为Ethan会跟她一起走。他们紧紧相拥,两人的脸庞贴的这么近,连Benji都能看出Ethan的决心有所动摇。

但他松手让她扬长而去,甚至吝啬的一个吻都没有给。

“……你居然没亲她!”Benji惊讶的看着Ethan。

“我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Ethan感到莫名其妙。

“你们不是互相喜欢吗?”Benji更莫名其妙了,“她可是秘密特工,MI6来的!不但是英国人,还是双面间谍!神秘、优雅、性感、聪明、强大……”

Benji说着,声音小了下去。因为他发觉这套说词搬到IMF的Ethan Hunt身上也同样适用。

神秘,优雅,聪明,性感,强大。

身手与能力都是NO.1,发出的光芒让旁人无法直视。

“你也是英国人。”

“啊?”

“笨手笨脚、冲动、天真、不受控制……”

“你到底--”

Ethan还是一脸平静,他拉过Benji的手臂,在伦敦灰蒙蒙的天色里,给了他一个吻。


(完)

***

啦啦啦,时隔一年了,电影第6集不知道什么时候上,只好写小段子自娛_(:3」∠)_

【Shaun of the Dead】衍生文/亲爱的,我养了一只殭尸在家里



“艾德!”他喝斥,旁边的大个子瑟缩了一下,打消了咬他胳臂的念头。

肖恩钻进储藏室,一屁股坐在大个子旁,熟练的摸出电视游乐器,加入大个子的行列。

【第二个玩家加入战局】

系统提示如常在耳边响起。

好像回到一开始,这场景令人熟悉,却又感觉非常遥远。

肖恩手速飞快的按着指令,一边指点艾德要注意的地方,觉得一切是这么的习惯而自然。

什么都变了,却也什么都没变。或许唯一不变的就是他们都迎来了改变。

他曾经抛下了继父等死、一枪宰了室友彼德、泪流满面地解决转化后的母亲……他也曾经弃艾德而去。

两发子弹,一把猎枪。那些鬼东西争先恐后涌入地下室。

他一生的死党喘着气,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,要他别婆妈。

这就是他们最后留给对方的画面。

 

“从小学到现在,你真是个不变的娘娘腔啊。”

目送着肖恩和莉兹离开后,我越想越荒谬,不由自主笑起来。

这世界真他妈的末日降临,真他妈的像恶灵古堡2。

“来啊!一群脑残的白痴!快来啊!”我大吼,声音嘶哑,而头顶上方簌簌抖动,无数双腐烂的手臂从变形开裂的木板窜出。

再不用3分钟,我就会被撕成碎片,肚破肠流的像是那个浑蛋彼德一样。

妈的,同住一个屋檐下已经倒霉的够呛,还得跟他死同一天。肖恩该不会把我们的墓地并排在一起吧?老子变成殭尸也不放过他。

握着枪,我整整花了三秒思考,得到一个结论,无论如何都要比那个浑球死得还轰轰烈烈。

“磅”!

猛地一声枪响,木门让温斯特彻打穿一个大洞,后座力让我有点不稳。好家伙,不愧是我每天都来这光顾的主因。

“嗨,白痴们,想念我吗?”

最前面的一只殭尸走进来,耸拉着脑袋看我。我相信自己露出了和善的微笑。

咬开瓶盖,我将所剩不多的威士忌哗啦啦倒在地上,这个天真的傻逼正好蹒跚走来。

随口将嘴里还燃烧的烟蒂呸到上头,火墙很快蔓延起来,稍稍阻隔了这批脑残大军。

虽然它们依旧争先恐后压过前排的尸体,奋不顾身的为食物而奋战。

“喔Fuck,你们这群幸运的浑蛋。我应该够你们饱食一顿了,是不是?何况我他妈的跑也跑不了!”

真棒。有个不会死的身体真是方便。这批不死军团正好缺个伟大的领袖!

我抱着枪,正对着火圈外的重重影子,两方对峙,正想一发子弹要怎么对付这群浑蛋的时候……

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来了。

“妈的,等等,你们等我一下。一下子就好。”我侧头接起来,号码显示是面条,”靠,面条,就跟你说过我没货啦,我现在很忙。是真的很忙!”

电话那边沙沙声不断,依稀有几声吼叫声传来。

“嘿?面条?你还好吗?”沙沙声越来越大,直到我发现能在地下室听到自己的双重声音。

我转过头,面前成功过火的殭尸他妈就是面条,蓬头垢面,四肢歪七扭八的抽蓄,朝我一通鬼吼。

“退后,面条!你他妈是找谁买货去了啊……滚远点!”我朝他大吼,然后一脚将这婊子踹回火里。

椅子倒了,我也腿软了,站都站不稳,真他妈的该死。

“虽然我不介意被你们吃掉,”我发着牢骚,”但身为你们这些白痴的伟大领袖,我觉得自己有义务维持完整的尸身,是不是?”

血流的多了,很多感官都失去了,知觉离我越来越远。越来越多的殭尸包围,面条也歪着脑袋从地上爬起来。

靠,既然终究要成为白痴的一员,那不如痛快面对。

“说好的轰轰烈烈来啦。等下见了,兄弟!”我对面条眨眨眼,说完就朝自己的太阳穴轰了一枪。

我不知道这总共拖了多长时间,希望足够肖恩跟莉兹逃到安全的地方。

倒地前,最后的想法掠过脑海--老子这辈子终究罩了你一回,你这娘娘腔死gay。


肖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回事。

瞒着女朋友莉兹,将艾德养在院子的储藏室里,显然不是一个好方法。

但艾德对他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人,仅次于家人,甚至在某些方面来说,很多回忆是多过于母亲的。

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成为殭……什么东西的艾德再次无家可归。

瞧,其实没有想象中的艰难,虽然艾德脖子上套着项圈,但这东西可以阻止他做很多蠢事,比如吃了他,或吃了他自己。

虽然艾德再也无法正常说话了,不过也还可以接受,他本来说的话就很愚蠢,变成殭……什么东西的话,就安静很多。

他的领带现在绑在艾德头上,遮住了太阳穴巨大丑陋的伤口。这样很好,看起来就不那么痛。正常很多。

“欸,我们回家了。”

他用手肘撞撞艾德,艾德啊啊低吼两声,像是回答。

 



The End

***

好基友是一辈子的事,宁可没了全世界也不能没了你TUT

【MI5】【Ethan/Benji】段子 / Just close your eyes

众所皆知,BenjiDunn是只不折不扣的旱鸭子。

所以当Ethan 在私人泳池里优游如海豚、海豹、海狮、海狗、海牛--反正堪比海底所有的海洋动物时--他却只能在岸上干瞪眼。

哗啦一声。Ethan从水里探出水面,Benji有种错觉,眼前活脱脱就是男版的Ilsa出浴图。

“你迟到了。”Ethan随意地将额前的碎发梳向脑后,水珠延着形状优美的脖子滴落,往精实的胸膛流淌而下。

很性感。但不知为何,也让人非常火大。

“这不是重点!你让我从千里之外一路赶过来,就为了看你裸泳?老天,请告诉我你下面有穿泳裤。”Benji抱怨,但更像是喃喃自语。

Ethan 轻笑一声,向他伸出手,“你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?”

“喔,拜托!” Benji发着牢骚,仍旧乖乖送浴巾过去。Ethan抓住了,却没有立刻抽走毛巾。

“你知道我可以憋气三分钟吧?你想我可以憋更长吗?”他笑着问。

Benji翻了翻白眼,”你当然可以,你可是大名鼎鼎的Ethan Hunt,这次不要命地追飞机,下回就追火箭上天了--喔靠!”

Ethan一把将Benji拉进水里,激烈的吻上他。

Benji瞪大眼睛,正想尖叫,一开口气泡就从口中涌出,立刻被Ethan贪婪的攫取。

不管在水上还是陆地上,跟人接吻时,张嘴绝对是种邀请。等Benji了解这件事的时候,为时已晚,大势已去。

这180秒,他们过的美好又漫长。


(完)

***

真的是小段子。很小的小段子(摀脸)

后续发展就是肉了,放不上来23333

【MI4】【Ethan/Benji】短篇 / Have a good day

坐在病床边,Benji笨拙的削着苹果,五分钟前他就放弃维持美感这件事了,现在只求不要把自己的手指头也跟着削掉。

Benji的手指不属于骨感的那种,但也不算短胖,是一种中规中矩的修长,骨节分明,指甲整齐地剪的很短,跟他的人一样。像是朝九晚五的公务员,或是古板的中学老师。

严格来说,IMF理论上是隶属于美国的公务员,虽然每次出了大事就没人承认他们这些隐形特工的存在。他们活像是一盘棘手的烫手山芋。

说到棘手。

“你的手怎么了?”Ethan突然问道。他注意到Benji十指都缠着绷带。

“什么?你不是睡着了?”这显然大大吓了Benji一跳。

“我一直都醒着。显然你太专注于与水果搏斗。”

“是电视声太吵了?不然我关掉算了?”Benji抱歉地问,习惯性想抓抓脸,意识到自己手上还抓着水果刀,手忙脚乱的放下。

Ethan叹了口气。”没关系。你想看就开着。”

Benji紧张的站起来,”喔不,你才是病人!你想看什么?新闻、电影、篮球比赛?国家地理频道?对了,刚刚有一台在播唐顿庄园,我看看……”他左右张望,寻找着电视遥控器。

“坐下。你的手怎么了?”

“什么--喔,你说这个?这是外勤人员才有的职业伤害。”他亮出左右手,”想知道详情,你可以问问Jane,不过只有Brandt看到我当时的英姿。”说到这里,他愉悦的哼起歌,眉眼间都带着得意之色。

“哦。”Ethan装模作样的看了看表,事实上他根本没有戴表。病人就该有病人的本分,所以他的腕上只有病人手环。”Benji,现在才三点,会客时间还很长。你可以直接告诉我。”

“好吧,好吧,先声明,我绝对不是卖弄--但你问了我真的很意外,高兴的那种。”Benji笑起来,瞇起双眼,眼角都是细长的笑纹。他笑嘻嘻的说道:”你要知道,内勤人员平日很少碰枪,我摸最多的东西就是键盘,还有屏幕。哦,还有通讯设备。”

这次Ethan没有要他掐头去尾说重点。听着Benji像只小鸟吱吱喳喳的说着话,他忽然觉得很放松。

稍早之前,更早来探病的Luther帮他拉开窗帘,窗外是难得的晴天。就算是三月,他还是想吹吹有阳光气息的风,可惜他仍旧被锁在病房里。

但是直到此刻,他才有一种大梦初醒的感觉。

结束了。Kurt Hendricks死了,导弹被拦截,任务成功达成。

他伤到了脚踝、三根肋骨、头部剧烈脑震荡,全身大小不一的上百处轻重伤。Jane腹部中弹,在隔壁的病房住院观察。

Brandt看起来并无大碍。不知道是忙着汇报还是什么的,他很少出现在病房里,总是匆匆地来,匆匆地走,据说是替每个人写成堆的报告。

所以除了Luther,Benji是这两天最常来探望他的人。

“当时断电了,在黑暗中接线路搞的我满手都是血。Brandt跑去找电匣开关,他迟迟不回来我就知道出了事情。所以我教Jane如何操作仪器,自己只身一人去找Brandt,哦对了,我有没有说我带了枪--”

Benji还在喋喋不休。Ethan感觉意识渐渐远离自己,越飞越高,越高越远,像是飘入云端的气球。于是他顺从的闭上眼睛,宛如丝绸般滑入梦乡。

消毒水味,电视声,枕边仪器的滴滴答答,令人难以下咽的冰冷空气,惨白的日光灯。

医院明明没有比较好。

但这是他打从四年前进监狱卧底后,迎来的第一场好觉。

“Ethan?哎怎么又睡着了……你还要不要吃苹果啊?”

 

(完)

***

时间上为第4集众人成功拦截导弹后、到结尾Ethan再次召集众人出任务前,期间的2个月复原期。

电影一笔带过2个月,这时间正好可以培养感情谈场恋爱什么的2333